歌剧【芗剧】:陈天才巧借公粮
2017-10-13 17:44:36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一九四五年六月十号星期日夜晚【民国三十四年六月十号】,平和县高坑乡【现国强乡】圩内,平和县委地下交通站情报站阿牛饭店底层店面内。两桌麻将在激战,各有几个旁观者,地下交通站负责人饭店业者陈阿牛在倒茶送水,不时的也看看牌局。陈阿牛倒茶送水后将茶壶放在桌上,然后点了一支烟坐下休息。画外唱道:“陈阿牛,接受党的任务,开饭店掩护党的情报工作,白天经营饭店,晚上开茶桌打牌,广结人脉收集情报,阿牛饭店牛牛牛”!陈阿牛弹了弹烟灰观查着牌局,一桌牌掀牌了,旁观者围过去看战况,旁观者与参战者议论着牌局,参战者掏出钱结算,然后有的散去有的转到另一桌旁观战。陈阿牛丢下烟头站起身去收拾散场的牌桌,陈阿牛洗好牌拿起牌桌上的抽头钱装入衣袋,这时旁边激战的牌桌一声大喝“双游”然后是掀牌的声音。阿牛抬头看去,一个参战者掀开牌指了指牌重复了一句:“双游啊,第八庄双游”!然后拿起桌边的香烟点上,深深地吸了一口,一只手又拿起桌边的纸扇指了指牌然后弹开煽风。旁观者齐声声惊呼:“哇,老卢厉害啊”!其它三个参战者也掀开自己的牌看了看,然后抬头往老卢的牌看,三个参战者摇了摇头说:“老卢运势旺,没办法没办法”。老卢弹了弹烟灰抬起手看了一下表说:“今天就到这,明天再战”。其他三人也看了一下各自的手表说:“明天再战,收了收了”。然后各自掏出钱结算,跟旁观者议论着散去了。

赢了牌局的老卢抽着烟扇着纸扇并没有起身的意思,陈阿牛到旁边桌上倒了一杯茶说:“老卢,这边喝茶,新泡的”。然后走到牌桌前收拾牌局。陈阿牛将桌上的钱收拾好抽出自己的抽头钱装入衣袋,然后将其它的递给老卢说:“你的,收起来”。老卢收起纸扇指了指阿牛说:“你先收着,你先收着”。陈阿牛不解地看着老卢,拿麻将将钱压在桌上。陈阿牛看老卢坐着不动,便走到旁边桌前指着茶杯说:“老卢啊,这边坐,喝茶”。老卢站起身走到阿牛这边坐下。

老卢是平和县粮食科高坑乡粮站站长,是阿牛饭店的常客,也是阿牛饭店情报工作的主要目标。老卢抬手拿纸扇指了指饭店门口说:“都关上都关上”。陈阿牛走过去拿铺板关上了店门,然后走到老卢面前说:“卢站长,你今天是怎么了啊”?老卢摇了摇头“唉”了一声说:“我运气不好啊,不好啊”。陈阿牛指着牌桌说:“冻庄冻到第八庄双游,还运气不好”?老卢看着陈阿牛说:“你我是朋友听我说,我就不瞒你了”。老卢站起身唱道:“老卢我平日里就爱打打牌,挪用库粮放高利贷,到如今,万把斤的谷子都撒在了牌桌上。日前县粮食科通知下周要来查账,这万把斤库粮谷子的洞,我要怎么办?怎么办”?老卢拍了拍大腿坐回了座位喝茶。陈阿牛喝了口水放下茶杯站起身回道:“卢站长的粮库存粮几十万斤,这万把斤谷子会被看出来吗”?陈阿牛说着拿起桌上的香烟递给老卢点上火说:“老卢啊,你多虑啦”。老卢点上烟吸了一口说:“你有所不知啊”。老卢弹了一下烟灰唱道:“当前抗战形势大好,国军一路反攻,为配合国军的大反攻,国民政府通知国统区产粮区统计粮食库存,支援前线抗战”。老卢对陈阿牛说:“摸清库存支援抗战,这万把斤的谷子怕是瞒不住啦”。说着摇了摇头。陈阿牛自言自语道:“摸清库存支援抗战,这怕是瞒不住啦”。陈阿牛对老卢说:“卢站长,你要怎么办”?老卢吸了一口烟丢下烟头,叹了口气说:“怎么办?这不,找你商量来了”。陈阿牛说:“卢站长说笑了,我能拿什么主意”?老卢走到桌前拿烟点上,然后对陈阿牛招了招手说:“来来,我们商量一下”。陈阿牛坐过去拿烟点上等老卢说话。老卢抽着烟慢慢的说:“听说矮子才这一段在板仔乡一带活动,你们都是陈姓,你能不能找到矮子才【陈天才身材瘦小,反动派贬称其为矮子才】”?陈阿牛往前凑了凑低声说:“举报矮子才的行踪领赏金堵漏洞”?老卢低声笑了笑摆着手说:“不是啦,不是啦”。老卢站起身唱到唱道:“县粮食科下周派稽查员来查账,我已是热锅上的蚂蚁,阿牛你能找到矮子才,雇请矮子才半路抓了稽查员,保护我过关,卢某我定当重谢”。老卢指着牌桌上的钱说:“这些先拿去当费用,事成之后另有重谢”。陈阿牛走到牌桌前拿起钱夸张的说:“那我就试试看能否找到矮子才,你们见面自己谈”?老卢丢下烟头点头说:“就这样,就这样”。

大芹山深处,茅屋竹棚,陈天才拿着一封信心情沉重的往远处的山峦眺望。一阵风吹进竹棚,陈天才低沉地唱道:“林海松涛声声疾,王涛支队向南行,闽南特委传急令,筹粮迎接游击队”。陈天才看了看手中的信,摇了摇头继续唱:“筹粮大事难上难,六月间,庄稼青黄不接时,群众没粮,强取地主老财,手中力量不够,怎么办?怎么办”?陈天才拿着信远望沉思,又是一阵风,画外合唱:“林海松涛声声疾,王涛支队向南行,闽南特委传急令,筹粮迎接游击队”。陈天才远望沉思,一个交通员走进竹棚,喊了声“报告”陈天才转身迎接交通员,“哦,阿福来了”。交通员阿福摘下戴着的斗笠,从斗笠里取出一封信交给陈天才,然后到旁边喝水休息。陈天才看着信,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笑容。陈天才拿着信摆了摆唱道:“筹粮大事无头绪,正在心急火燎时,阿牛传来好消息,高坑粮站有大事,请示天才去商议”。“阿福”,陈天才对交通员阿福说:“传令下去,通知陈阿牛,我明晚十点到饭店,做好接应警戒,安排见面”。阿福应了声“是”然后接过陈天才给的回执,整了整仪容转身走了。陈天才拿着阿福送来的信件掩不住内心的喜悦,一阵风吹进竹棚,陈天才从上而下远眺山峦唱道:“王涛支队要南行,筹粮要靠大智慧,强攻粮站没实力,智取公粮有胆气,有胆气”!画外合唱:“林海松涛声声疾,王涛支队要南行,闽南特委传急令,筹粮迎接游击队,筹粮要靠大智慧,智取粮站有胆气,巧借公粮看天才”!

一九四五年六月十三日【民国三十四年六月十三日】夜近十点,阿牛饭店打麻将的人已经散去,阿牛上好店面门铺板后陪着卢站长喝茶等陈天才到来。卢站长显得有些紧张,不时地抬起手看表,阿牛笑着说:“卢站长,你又不是不认识他,几年前还是同事啊”。老卢应道:“是,是,那时他是乡训队长,我是粮站副站长兼粮站保安队长,有来往的”。说着话,饭店后院传来两声猫头鹰的叫声,阿牛站起身往后院去,老卢也站起身紧张的在原地踱步。身材瘦小的陈天才背着两支驳壳枪跟着陈阿牛走进来,老卢伸出手快步迎上去低声的说:“才兄,几年不见还是那么的精神”。陈天才伸出手与老卢握手说:“卢站长,几年不见还是那么的福态,抗战嘛,没有精神怎么行”?老卢松开手打着官腔说:“说的是,说的是,抗战不能没有精神”。阿牛提着水壶端着茶具走到桌前招呼说:“这坐,泡茶,卢站长送的好茶”。老卢与陈天才走到桌前坐下,阿牛递过茶杯然后倒上茶水,然后对老卢说:“卢站长有什么话就说,你们商议着办”。说着也端起茶杯喝茶。老卢向陈天才阿牛敬烟,陈天才抽了一口低声说:“卢兄,什么好事拉我入伙啊”?老卢吸着烟摇了摇头说:“生财之路到处有,看你走不走”?陈天才站起身唱道:“这家伙,大祸临头还装腔作势,把共产党当劫财的土匪了”。陈天才弹了一下烟灰凑上去说:“生财之路我想走,就看卢兄指的什么路”?老卢压低了声音唱道:“我就跟你说实话,后天县粮食科派两个稽查员来粮站查账,粮库有万把斤的谷子被我洒在了”,老卢指了牌桌继续唱:“这牌桌上,这一时也找不到谷子堵漏洞。我想请才兄抓了来查账的稽查员,帮我争取时间,要多少钱你开个价”。老卢弹了弹烟灰对陈天才说:“这财路怎么样”?阿牛饭店是平和县委建立的重点情报收集与传送的交通站,阿牛的身份不能暴露,所以,阿牛一直以中间人的身份应酬,没有明显的倾向性。阿牛看着陈天才,陈天才喝了一口茶水,弹了弹烟灰对老卢说:“卢兄,抓了查账的粮食科还会再派人来,你怎么办?再抓吗”?老卢没吭声,阿牛指着陈天才说:“到处都是他的悬赏通告,他也不方便抓了再抓啊”。老卢丢下烟头说:“才兄有何高见”?陈天才拿起茶杯喝了口茶,抬手深深地吸了一口烟,然后丢下烟头站起身对老卢说:“卢兄,你听我慢慢道来”。陈天才唱道:“天才是共产党人,带领的人马是共产党的抗日武装,一切行动要按共产党的精神走。天才去抓稽查员,这不难,难的是违背了共产党的办事精神,不暗杀,不绑架,不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”。陈天才对老卢说:“卢兄,抓人拖时间的办法不行”。老卢凑上前说:“才兄高见?说说看”。阿牛倒茶递烟一直在替两人圆场,担心两人说不到一起。陈天才接过烟点上,吸了一口说:“卢兄,天才有一解套的路数,又不会留尾巴,就看卢兄走不走了”?老卢略显紧张激动的走近陈天才比划着说:“才兄快说,才兄快说”。陈天才吸了一口烟缓缓地吐着烟圈,接过阿牛递过来的茶杯喝水,陈天才一边拿着茶杯喝水,一边踱步思考,老卢也接过阿牛递来的茶杯喝水,拿着烟跟着陈天才踱步。阿牛吸着烟紧张的看着两人踱步绕圈,阿牛知道,陈天才在卖关子,迫使老卢更主动谈判。陈天才丢下烟头对老卢说:“卢兄”,陈天才唱道:“当前抗战形势大好,国民政府接连收复失地,粮食科盘库摸底备足公粮支援前线,你把万把斤的粮库谷子”,陈天才指了指牌桌继续唱:“撒在这,这个漏洞没法堵,没法堵”。陈天才摇了摇头,老卢凑上前紧张的点头说:“是,是,没法堵,没法堵,这不”,老卢说着摊开双手说:“这才请才兄来支招嘛”。陈天才唱道:“当前国共双方虽有斗争,县保安队一直在围剿我们,天才认为国共仍须合作,你我也要合作”,陈天才指了一下老卢继续唱:“只有合作才能维护支持抗战大局”。老卢凑上前比划着唱:“这万把斤的库粮谷子你我合作堵漏洞”?陈天才微笑着点了点头,老卢不解地看着陈天才,阿牛走上前说:“怎么个合作堵漏洞”?陈天才走回桌前坐下,拿起桌上的烟,老卢快步上前点火,陈天才吸了口烟缓缓地吐着烟圈,老卢俯下身对坐着的陈天才说:“才兄高见”?陈天才拿起桌上的茶杯喝水,问老卢:“卢兄,粮站保安队是你的人吗”?老卢说:“是,是,大都是我的卢姓族人,都听我的”。老卢说着话不解地看着陈天才,陈天才一拍大腿假装激动的说:“这就有路了”。说着站起身来,老卢赶紧凑过去等着陈天才往下说。陈天才指着老卢唱:“你那万把斤的谷子也就百余担,你再给我百余担谷子,我开借条给你,你拿借条去报告说陈天才破仓抢了库粮三百担,这样,你堵住了漏洞,我得到了粮食,我破仓抢粮责任由我挑,卢兄你就解脱了”。陈天才看着老卢说:“这招可行吗”?阿牛凑上前假装激动比划着说:“高,高招啊”。老卢重重地做到座椅上摇摆着手说:“不可,不可”。阿牛问:“有何不可?破仓抢粮的是矮子才啊”。阿牛说着抬手指了指陈天才。老卢坐在座椅上摇摆着手唱:“我请才兄抓稽查员是暗干,县府不会知道是才兄做的,才兄来破仓那是明抢,那我岂不是跟才兄扯上了关系”?老卢抬起手往脖子比划了一下说:“那就完蛋了”。阿牛应了一句:“卢站长说的也是”。说着看着陈天才。陈天才走到老卢身边抬手拍了拍老卢的肩膀说:“卢兄你多虑了,听我往下说”,陈天才抬头唱:“抗战尚未胜利,国共仍须合作,天才以抗战军需为由破仓抢粮,留下借条给县府。卢兄你向粮食科报告陈天才偷袭粮站,保安措手不及,库粮谷子被抢走三百担,以借条为证,你不就推得干干净净”?阿牛说:“是啊,这样卢站长不就没事了”?阿牛与陈天才看着老卢,老卢没说话,坐在椅子里沉思。陈天才看了一下阿牛说:“这家伙,还要添柴加火烧烧他”。阿牛会意的点了一下头。阿牛走近老卢身边指着陈天才说:“矮子才下山一趟不容易,过了这店可没有下一村啊”。陈天才装腔作势的说:“卢兄不肯合作,才某还要走山路,就先告辞了”。说着抬手比划一下然后对阿牛说:“牛仔,让你费心了,矮子才我先走了”。陈天才转身要往后院走,阿牛急忙上前拉住陈天才的手说:“矮子才,矮子才,等等”,阿牛转身走到老卢身边俯下身贴着老卢的耳朵说:“不干不行了,矮子才会告发你,要防着点啊”。老卢吃惊的看着阿牛又看看陈天才,然后缓缓地站起身唱道:“本想请矮子才来消灾,没想到会被他抓尾巴,请神容易送神难,这可怎么办?怎么办”?陈天才看着老卢冷笑一声唱:“这家伙,思前想后在犹豫,阿牛刺激他恐惧,还要给他施压力”。“卢兄啊”,陈天才对老卢说:“稽查员什么时候到”?老卢有气无力的应道:“后天到”。陈天才紧接着问:“那卢兄还有时间另作打算吗”?阿牛说:“是啊,卢站长,没时间另做打算,还是跟矮子才再协商看看吧”。老卢不吭声,拿起桌上的烟点火吸烟,阿牛赶紧上前倒茶,也给陈天才点烟倒茶,陈天才与老卢各自吸着烟喝着茶不说话。阿牛在旁边紧张的唱道:“天才设计借公粮,关键时刻比耐力,筹粮工作是大事,今晚必须决胜负”。阿牛走到陈天才身边抬手指着墙上的挂钟说:“矮子才,就这样吧,既然卢站长另做打算,那就先走吧”。陈天才丢下烟头站起身说:“好吧,我先走了,牛仔,幸苦你了”。说着转身往后院去。陈天才有意不理会老卢,这是给老卢施加压力的心理战。阿牛跟着陈天才往后院走,老卢站起身伸出手比划着说:“才兄留步,才兄留步,就按才兄的意思办,由才兄安排”。老卢说完又走回座椅坐下陈天才与阿牛也走了过来各自坐下,老卢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:“才兄啊,卢某的身家性命就交给你了”。陈天才笑着说:“抗战尚未胜利,国共仍须合作,你我的合作才刚刚开始啊”。说着站起身伸出手与老卢握手,老卢也站起身与陈天才握手。陈天才说:“卢兄看何时动手方便”?墙上的挂钟发出零点报时声,老卢指了指墙上挂钟说说:“夜长梦多,今晚就干”。陈天才说:“好,我去准备人运粮,卢兄去粮站准备接应,我再把借条准备好交给卢兄,我们分头准备吧”。老卢连声说着:“就这样,就这样”,然后转头对阿牛说:“牛仔,我先告辞了”。阿牛送老卢出饭店,然后关上门板返身回来。陈天才迎上去紧紧地握着阿牛的手说:“牛仔,干得好啊,干得好,运粮的工作我安排,你继续隐蔽不要暴露,我要为你请功”!阿牛激动的点着头,紧紧地握着陈天才的手。

粮站背景,陈天才安排的运粮队紧张有序的挑着粮推着车往山里去,画外合唱:“天才设计借公粮,智取粮站有胆气,国共合作又斗争,支援抗战是大局,筹粮要靠大智慧,一张借条讲政策”。陈天才画外音:“朱县长,抗战尚未胜利,国共仍须合作,天才向粮站借公粮三百担,等到抗战胜利时定当归还。中国共产党平和县委书记陈天才。运粮的队伍紧张有序的行进着。

大芹山深处,茅屋竹棚,陈天才远望山峦沉思,一阵风吹进竹棚,画外合唱:“林海松涛声声疾,王涛支队要南行,闽南特委传急令,筹粮迎接游击队”。陈天才深情的远望山峦,山峦中出现大芹山革命纪念碑,陈天才的头像在纪念碑的顶端,在画外合唱中结束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